<thead id="zrjn5"><ruby id="zrjn5"><noframes id="zrjn5">
<var id="zrjn5"></var>
<cite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listing id="zrjn5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zrjn5"></cite><cite id="zrjn5"></cite>
<cite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thead id="zrjn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/video></cite> <var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zrjn5"></cite>
<var id="zrjn5"></var>
<cite id="zrjn5"></cite>
<var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thead id="zrjn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zrjn5"><strike id="zrjn5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zrjn5"><strike id="zrjn5"><thead id="zrjn5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zrjn5"><strike id="zrjn5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zrjn5"><video id="zrjn5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zrjn5"></cite>
滦县生活网

《温暖的时光》完整版&(全文在线阅读)

2020-01-02 22:26:42

【小说】

温暖的时光》 主角:林辛言

首发来自微信公众号【心心屋,去里面回复书名【719 ,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
【推文+百度云+网盘+限时免费+TXT

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精彩内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妈生我的时候,一度以为是女孩子,取名胡璃。却不想是个男孩子,随便加了个京字,因为我是在京都医院出生的?!?/span>

狐狸很不情愿的解释,他这个名字没少给他惹笑话。

一个大老爷们叫狐狸精,传出去真的很丢人,他也不知道他妈到底怎么想的。

温时九听言,很是同情他,但真的很想笑。

她知道,嘲笑人是不对的,一直极力忍着。

就在这时佣人来敲门,道:“先生,你的茶?!?

傅云祁点点头,工作到现在的确有些累了,喝点茶润润嗓子,等会还要再看一会儿文件,需要提提神。

他接过,毫不犹豫的喝下。

狐狸后续又给她换了一个点滴,还给她开了一些口服药,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彻底结束。

他识趣的离开,一时间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个。

傅云祁也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,想要离去,却突然意识到不对劲。

浑身燥热难耐,口干舌燥,他扯了扯领带,解开了最上面的衣扣。

他是怎么了?

就在这时,温时九想要喝水,但是水杯距离自己有些遥远。

她便下床去取,结果脚刚刚沾地,便感受到钻心的疼痛,根本站不稳,身子狼狈的朝后栽去。

好在傅云祁眼疾手快,一把勾住她的蛮腰,而她近乎本能的死死揪住他的衣服,两人双双栽倒在床上。

男人阳刚滚烫的身子,沉沉的压在她的身上,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她惊魂未定,半晌才回过神来,吐出一口浊气。

还好没摔倒,不然肯定疼死了。

但很快,她也意识到了什么。

他们这样紧紧抱着,于理不合??!

“叔叔……”

她推搡着,试图和她拉开距离。

傅云祁眸色渐深,感受她盈盈可握的细腰,还有身体的柔软,以及那清幽的女儿香气。

异常的勾魂!

他的眸光深沉如墨,噙着她,似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。

她感受到不对劲,他死死地禁锢自己,仿佛铜墙铁壁,自己根本挣脱不开。

而且他身子滚烫的有些吓人,即便隔着衣服,依然能感受到那灼人的温度。

就像……一个大火炉一样,能将两个人蒸发殆尽。

她看着他,小小的自己映在他的眼帘深处,是那么渺小,不堪一击。

她嗅到了危险气息,粉嫩唇瓣张开,道:“叔……叔叔……”

可话还没说完,男人便俯下身子,直接摄住唇瓣,霸道的侵占着。

大手,毫不留情的撕扯她的衣衫。

衣服,不堪一击。

她的肌肤很快暴露在空气中,微冷,刺激着神经。

大手所过之处,带来彻骨的颤栗,她就像是海上濒临死亡的人,转眼就被海浪湮没。

她大脑此刻一片空白,身子被钳制,嘴巴被占有,双手也被高高举过头顶,压在被褥深处。

现在什么情况?

傅云祁可是自己的叔叔啊,哪怕毫无血缘关系,不论从法律还是道德来说,都是不准许的啊……

“叔叔……不要,唔……”

她艰难吐出几个字,但转瞬就被淹没。

当她感受到,傅云祁的大手已经朝下伸去的时候,她使出浑身解数,死死地抓住他的手,阻止他下滑。


首发来自微信公众号【心心屋】,去里面回复书号: 【719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滦县生活网版权所有
可靠的极速赛车群